夏晨:多年後我終於能勇敢說出來,那個差點放棄自己的時刻

夏晨:多年後我終於能勇敢說出來,那個差點放棄自己的時刻

一個人這一生會有幾次想要放棄自己生命的時刻呢?

那一天我在衛生間裡待了很久,最後因為膽小怕痛,沒有下得去手……

我是夏晨,來自美食之鄉潮汕。

千百年來一些落後文化的遺留,使我家鄉的部分人仍保留著男尊女卑的意識,太多封建的規則伴隨著我的童年和青春期,讓我誤以為女子生來就該軟弱賢良,因此前半生我一直收斂起自己活潑的性子,規規矩矩生活,在公共場合都不敢抬頭挺腰講話。

我從未懷疑過這一切,因為自小受到的教育就告訴我女人這一生就是結婚生子、相夫教子,我也從未真正思考過結婚是為了什麼,生子又是為了什麼。 家鄉有太多的傳統規矩,我也見過太多強加在女性身上的枷鎖,後來我做夢都想逃離那裡,可越是想逃離的,就會來得越猛烈。

小時候我有個愛好,就是跳石——利用石頭不同的切面角度助力,蹬跳到山頂,我特別享受那份自由。

當我背井離鄉,以為能跟過去的枷鎖告別,呼吸自由的空氣,誰知道只是步入了另一種捆綁。

2015年來到德國定居之後,好似與世隔絕了,我再也沒了享受自由的時刻。公婆的傳統和對“規矩”的理解,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

就拿“出門”這件在我看來很普通的小事來說,婆婆與我的對話是這樣的:

婆婆:“你要注意了哈,最近老出去。”

我:“媽,我才出去兩次啊?”

婆婆:“別以為我糊塗,前天還出去一次呢。”

我:“那不是去二姑子家送你做的包子嗎?”

婆婆聽到這裡已經失去了耐心,一掌拍向桌子,大聲說:“行了,大人講話小孩別頂嘴,你這是在破壞我們家的寧靜生活!”

不誇張地說,那瞬間我突然有一種身處“監獄”的恐懼,那裡沒有陽光。

有段時間,婚姻和家庭生活帶給我太多的變故和衝突,常年溝通無效下來,我和先生成為了彼此眼裡最不可理喻的人,家庭的溫暖蕩然無存。

後來的日子,一地雞毛,只有我想不到的事,沒有人說不出的話。我曾寄希望于先生,然而眾生皆苦,他有他的難處,誰也做不了誰的救世主,一切還是要靠自己。

我尋思著找一份工作,能減少家庭的接觸和衝突,卻發現我的學歷不被認可,找不到好工作;語言不通,處處碰壁;風俗習慣不解,到處遭白眼。

好不容易決定,學好德文找份翻譯工作,卻在這時懷上了老二。

孕期裡,我的腦袋像漿糊,反應慢了不止3個拍,完全出乎意料的遲鈍。又因為無法顧全老大,天天招長輩白眼、羞辱,使得家庭的氛圍更加僵化。

老二哺乳期7個月大時,我懷上了老三,內心崩潰極了!

德國的社會環境與中國大不相同,避孕系統需要多次醫生當面溝通。因為語言不行,經常要等老公工作不忙時才能去,有時候先生有空了,醫生沒空。日子一天天過去,我越來越著急,卻苦無辦法。

我不想要,家裡沒人同意,所以沒人願意幫我對接醫院。我想買機票回國,先生說:“你這是殺人,如果你一定不要這個孩子,那我們的婚姻就這樣了。”我憤怒地吼回去:“你們這群騙子,你們就是故意騙我來做生娃機器的。”

最後,我還是妥協在無能的藉口裡,挺著8個月的肚子,踩著單車拉著1歲半大的老二,顧著踩個小單車的老大,一路去幼稚園,一路心慌。

這世間的事說來唏噓,有人因為想懷孕傾盡所有,而我因為避孕不當,動了三次手術。加上長期照顧孩子,缺乏休息,我的身體越來越虛弱。

你看過成年人四肢著地走路的嗎?呵呵,這事我做過,手術後太痛了我挺不直腰,在家裡爬了兩個星期……我很想去看醫生,但是沒人帶我去,我老公看到我那樣子冷冷地問我:“你是真疼還是懶?”

回想起那段經歷,真的可以用“暗無天日”來形容,我靠著孩子苦撐了下來,卻沒想到與孩子之間也漸漸有了隔閡。

因為在孩子的教育觀與生活觀上,我與先生也存在著不可調和的矛盾。

我想讓他們學好中文,可先生認為英文才是最重要的,於是就造成了孩子出門講德語,回家跟爸爸講英語,時間久了,跟我溝通都有了語言障礙。

我再一次感到被這個世界拋棄了,仿佛所有人都是外人,我身邊沒有至親。

最終,我還是跟先生走到了離婚那一步。

那時候家裡的氣氛已至冰點,為了逃避,我跑去一個朋友家做客,然而因為精神恍惚,做飯煎焦了大餅,又開錯淋浴搞得全身是水。

朋友對我大叫:“什麼都不會,難怪老公受不了!”

天知道這句話讓我腦中最後一根弦就這樣斷了,我以最快的速度帶著孩子回家,哄他們睡覺,帶著水果刀把自己關進了衛生間……

一個人這一生會有幾次想要放棄自己生命的時刻呢?

那一天我在衛生間裡待了很久,最後因為膽小怕痛,沒有下得去手……

我恍恍惚惚回到房間睡下,期間除了孩子偶爾來問一兩句話,我沒有再跟任何人溝通。

整整四個月,我每天送孩子去幼稚園之後就自己找個地方坐著,不吃不喝等到接孩子的點。我不停在思考,在對自己發問,在跟自己心靈對話,最後我想通一件事——離開這個世界前我至少要綻放一把,否則會“死不瞑目”的!

為了解救自己,我拼命學習身心靈課程、心理學課程,我還把之前所學的個人成長課翻出來重新學了一遍。每天重複著看書、聽書、聽課的過程至少六個小時以上,全年無休……就這樣用了三年的時間,我終於走出心靈的困苦。

在這樣的自救行動中,我找回了內心的平靜,而我與先生的關係,也在調解後得到了緩解,感覺好多了。 偶爾有朋友遇到生活當中的問題來問我,我的幾句簡單的話會讓他們很受用,那時候我在想,我多麼希望自己在絕望和困境中也能有個人來指點我,或許我能少走一些彎路,少吃一點苦。

回顧過往,其實有很多朋友和曾經的我一樣游走於痛苦邊緣,或者深陷其中。也有朋友想要善意表達,卻又一次在別人的傷口上撒了鹽。我一直想對他們說點什麼,可是場景不合適,話講出來就不是那個味。我常想,難道我只能看著我周邊親友這樣在時間裡,無止境的製造一個又一個困境嗎?

直到我遇見財富流,我突然找到了解決的方法。

那是2020年的一個契機,當時我和網友鋒玲教練相約,跨越了國界實現了會面。也是因為這一次會面,我的人生走到了一條繁花盛開的路。

第一次推演財富流推盤的時候,我連生了3個孩子,2個小時內經歷了失業和身無分文,而我根本不想停下來,要求再玩半個小時,到了最後總結和複盤的時候,我腦袋嗡嗡直響,卻說不出個究竟。

那次回家後,我主動發資訊找鋒玲教練購買了一套財富流沙盤,開始自己在家玩,我想找出這套看起來像桌遊一樣的沙盤卻能將人生折射其中的緣由。

斷斷續續體驗了一年財富流沙盤之後,我報名了財富流覺醒訓練營,猶記得那7天的課程帶給我太多的震撼。

它讓我從前沒想通的很多問題都有了答案,也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誰說覺醒一定得經過苦難呢?

財富流沙盤就是用遊戲的方式帶給大家覺察,讓大家找到自己身上卡點的根源。

在慢慢探索的過程中,我發現對過去學到的知識點,有了對應性行為的理解,而且更透徹了。

回顧這幾年,其實我學了不少課程,但卻沒見過哪一個能做到財富流這樣的影響力,讓學員們自發早上五六點起床學習和推演沙盤,我試著總結這其中的奧妙,我發現財富流之於我,好像是一個“閱讀生命”的助手。

它令我受益的地方不僅是財商方面的培養,還顛覆了我的想法,讓我自然而然地放下了批判性思維。

在富而喜悅平臺上,我解放了對自己所有的限制——所有“女子本該如何”通通視為浮雲,我要綻放生命,我要活出自己的精彩!

從最開始帶盤時的新奇有趣,到後來找到了其中的價值和意義;從欣賞到敬畏,它就這麼潤物細無聲,讓我“歸位”了,讓我找到了我本該有的狀態;從一個沒有自我時間、空間和朋友圈的三寶媽媽,到現在與多個國家優秀的靈魂成為朋友,我收穫了前所未有的自信、積極、篤定以及強大的力量。

有時候跟大家開會或帶大家推盤時,我聽到自己說的話都會驚訝,我是那麼的充滿著有內心散發出來的力量,這股力量使我對未來不再迷茫,對人生充滿了希望。

再來說一說財富流對我家庭產生的影響。

雖然度過了“離婚危機”,但我與先生並沒有完全化解彼此心中的芥蒂。比如當我帶盤時間很久,他就會有情緒:“你出去住吧,我覺得我就是個單親爸爸。”

我聽到他這麼說,心裡也有些小聲音吐槽他,情緒也跟著低落下來了,但是我知道此時我再說些對立的話只會引起更大的爭吵,於是我運用了苓馨老師教導的方法,讓自己的情緒緩和下來,順帶拉了他一把。

這麼多年了,他第一次聽我講話不會反駁,這份發現讓我看到婚姻的希望。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邊學經驗邊帶盤,半年很快就過去了,我更篤定了自己的職業方向,挖掘了自己從來不知道的自己的多面性。而親眼目睹我改變的先生,態度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翻轉——他主動開口支持我成為事業部!

還有什麼比這更有說服力的呢?財富流對我的改變肉眼可見,對我家人們也已經發生了影響,就連婆媳關係也沒有了從前的劍拔弩張。

最重要的是,我跟孩子們的連接也越來越緊密。

親愛的朋友們,你們以為這就是我收到的所有了嗎?

哈,太小看財富流了!當然,一開始我也小看了它,小看了自己。

我是2021年3月初才上完7天教練課的。

2020年全年12個月總收入22325. 1元;

2021年至今9個月總收入116715. 94元(其中37500不屬於財富流收入)。

分享這些數字,我想表達的是——我是個3寶媽,沒長輩幫忙,我能工作的時間尤其的少,有這樣的收入,我真的很滿意!

因為有了工作的支援,有了願景一致的夥伴,我內在有底氣了,不再患得患失,每一步如同獅子般堅定而優雅的前行! 我愈發堅定了自己的方向:踐行財富流理念,傳遞富而喜悅文化,借力富而喜悅平臺公司所提供的一切助力,登上自己人生的高峰,並且幫助更多人走出困境,我相信幫助別人,就是在幫助那個曾經無助的自己。

看到這的朋友們,我在呼喚你,我願意牽手每一個有強大意願活出自己的靈魂。

讓我們一起攜手,一起開心,一起積福,一起綻放和回歸自己。

我是夏晨,我在富而喜悅的路上等你!

本文章整理自財富流官方帳號

Shopping Cart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