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絕口不提的不是遺忘,而是深藏

Cathy:絕口不提的不是遺忘,而是深藏

你的生命中有來不及告別就離開的人嗎?

“人這一生早晚會遭遇告別,告別讓我們成長,學會告別讓我們成熟。


而無論是主動地選擇,還是被動地面對,告別多少有些傷感,但是告別也蘊藏著希望。

每一段告別的背後都有故事,一段又一段的告別,構成了人間百態。”

——《朗讀者》

我的故事要從一場告別講起。

念書的時候,我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小康,他是我們學校籃球隊的隊長,我是學校合唱團的指揮,那時我們彼此惺惺相惜,成為了很好的朋友。

年少時我們就曾一起談著關於未來,關於生命和夢想的話題,在外人看來是彼此互有好感,實際上我們是默契絕佳的好友。

畢業之後,我在旅行社工作,他去了航空公司,我們依然保持著聯繫,偶爾會關心彼此的生活。他像一個大哥哥一樣靠譜,對我很是照顧。還記得他曾因為我說想要吃學校門口的鹵肉飯加蛋,不惜一大早騎摩托車50分鐘去幫我買來,一上班就看到了桌上擺著我想念的香噴噴的鹵肉飯加蛋,讓我覺得特別感動。

慢慢地,我們各自有了自己的婚姻,有了自己的孩子,生活的重心放在了自己的小家,朋友之間的關心變少了。直到有一回,我主動聯繫他,想要邀請他和我一起聽某個課程的講座,但他因為工作時間調到了晚上,很忙,沒辦法抽出時間。

掛了電話我還在想,是否自己對朋友的關係越來越少了?不等我思索出什麼答案,三天后,噩耗傳來,他在家裡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過去種種如走馬燈般在我腦海反復,電話裡他的聲音猶在耳邊,我無法相信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沒了。

可現實就是這麼殘酷,我們甚至沒有能好好地告別。

那天,我接到了她太太打來的電話,問我要不要去醫院最後送他一程。那個當下沒有任何語言能夠描述我心裡的震驚和痛苦,我看到自己的雙手不停發抖,我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獨自開車去醫院。

我聯繫我的先生,問他願不願意送我去醫院,可他工作走不開,我只能自行前往。

還記得那天我走了很長很長的路,換乘了公交,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達醫院,可我不覺得路遠,我寧願這條路永遠都走不到盡頭,好像我不到場,壞事就沒有發生一樣。

醫院的殯儀間裡冷冰冰的……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在,我不想讓他們更難過,只能忍著眼淚,輕聲安撫著他們。

走出醫院,我覺得自己好像只剩軀殼,有一部分靈魂隨著摯友的離開,消失了。

當天晚上,我依然如約抵達了當天課程的會場,我想,如果他沒有做出這麼壞的選擇,如果我多堅持一下,支持他一定要來和我聽講座,或許今天能夠和我一起進教室,或許人生會有完全不同的走向。

而命運沒有如果,只有追悔莫及的自責和遺憾。

連續十個小時,我的眼淚沒有停過。聽課時在流淚、回家時在流淚、夢裡都在流淚。

也是這一次,我在心裡默默發願:我要好好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因為你不知道哪一次見面就會成為生命中最後一面,哪一句“再見”竟成了再也無法相見。

我告訴自己,我要為了需要我的人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哪怕微薄,哪怕渺小。

就這樣,我成為了一名教練技術的三階段總教練,一做就是11年,我支持了無數人去改變自己的信念,扭轉生命的結果。期間我也曾遇過挫折,也曾自我攻擊或是懷疑人性。每一次,我都會想起小康,想起那個我還來不及伸出援手就失去的好友。因此我都堅持下來了,我不願讓悲劇重演。

2020年11月,我第一次接觸財富流,那是一場懵懵懂懂的沙盤推演,結束後我腦海中響起一個聲音:“Cathy,過去的你好像沒有找到一種最有效的模式去成就自己和別人。”

我不甘心,也不知道這種覺醒是不是正確的,因此我又參加了第二次財富流沙盤推演,正是這次,我有了更深的覺察。

原來我根本就不懂得理財,過去的一些小投資,其實都不算是真正的理財,財富流沙盤讓我意識到原來我有這麼多東西是可以去探索的,原來財富自由意味著要專注在擁有被動收入。

有了這一層覺醒,我很快付諸了行動。我邀請了幾個朋友一起投資開了一間親子中心,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投資企業。在這份新事業展開的同時,我還報名參加了財富流覺醒營和教練營的課程,通過學習,我的目標越來越明確,我要走的路也越來越清晰,我終於找到了真正能夠説明到別人的有效模式。

財富流讓我重新找回了人生的使命、價值觀和熱情,讓我看到我的支持真真切切給身邊的人帶來了改變,讓大家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好,我真的太驚喜了!

一直以來,我想要實現的都是和身邊人同頻共振地成長,一起學習和進步,一起為美好的生活奮鬥,我希望大家的付出都有回報,希望善良的人都能被世界溫柔相待,而財富流教練營的課程給了我這一份信心,因此我一畢業就讓自己成立了財富流事業部。

我心裡很清楚,小康的離開是我無法釋懷的遺憾,可我沒有沉浸在痛苦之中,我選擇將這件事變成了自己生命裡很重要的一個動力,去推動我前進。

我希望能把這個故事講出來,把我的覺醒分享給更多人,讓大家知道,已經發生的事情雖然無法改變,但我們可以因此覺醒,選擇講這些事件變成自己的心錨,反觀自己的生活,讓自己變得更好,讓自己的羽翼更加豐滿,然後去支持和保護所有你愛的人。

財富流就是這樣一個能夠讓你實現自我價值的平臺,是一個修煉自己的道場。

想通了這一切的我,於今年7月底辭去了大學教授的工作,正式成立了公司來全力經營財富流事業。 講到這裡,我還有一個有趣的小插曲想要跟大家分享。

在我對自己的規劃尚不清晰的時候,我不知道我的三重身份:大學教授、親子事業投資者、財富流事業應該如何取捨,一位合夥人雅蘭曾告訴我,她幫我“算”過了,我是一個有“大願”的人,我要做的事情就是立地成廟,直白點說,就是我能夠通過自身去影響和改變很多人。

當時我很震驚,因為這與財富流創始人唐乾九(九哥)在教練營課程中講的話出奇的相似。我的理解是,我要做的事業應該包含自己的初心,我的“大願”是一個支點,我心裡對這份願望越是認真和執著,我就越能影響到更多人。

我人生的路好像早就被上天安排好了,一路走來的巧合和天意,都在指引我要投入到一份與人有更多連接的事業中去。

我的方向明確了,一切都變得更加順流。先是九哥看見了我,讓我成為了財富流的總教練,而我在《種子訓練營》玩得很開心,在擔任富而喜悅歌舞團團長時也認識了來自天南海北的有才華的朋友們,在財富流的領域裡,每個人的才華都可以有發揮的空間,我發覺,這條“貢獻之路”我不是一個人,我有一幫與我向著同一個目標努力的戰友。

我感恩著所有的發生,感恩生命中所有的遇見,感恩那個在痛苦中醒悟過來的自己,感恩在富而喜悅平臺相遇的每一個你。

生活中總有迷茫,珍惜的人總會離開,如果我們沒辦法好好地告別,就珍惜共同擁有的每一刻時光,不留遺憾地努力生活吧!

本文章整理自財富流官方帳號

Shopping Cart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