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芬:我這一生的富足,來源於三個男人給予我不同的愛和允許

冉芬:我這一生的富足,來源於三個男人給予我不同的愛和允許

一個女人的一生,要經歷多少艱難險阻,才能有勇氣、有底氣選擇做自己呢?

而我的答案是,我有三個很愛我的男人,他們都完全支持我做自己!

你有過被欺負、被霸淩的經歷嗎?

你沒有做錯事,可是在某種扭曲的環境裡,你的存在對別人來說仿佛就是一種錯誤。

童年的我,曾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處於極其孤獨和無助的狀態,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在山放牛放羊、割豬草時,幾個孩子追著我欺負,我邊跑邊喊,碰見山上有人就哇哇大哭,把他們鎮住了我才倖免於難。小小的我,就這樣摸索著學會了一些“自保”的方式……

一定要為這一切找一個原因的話,是因為我是獨生女,在那個年代這是個被村人瞧不起的事。

我的爸爸被他們暗地裡稱為“和尚”,因為生不出兒子。

小小的我還不懂得什麼重男輕女的時候,就先聽到了這些奚落。

好在爸爸對我,從來都是珍視的。

我的爸爸是鄉村民辦教師,他經常把我帶在身邊,搖搖欲墜的教室給了我太多的回憶,五歲時,我就進班級上課了,而且還比其他小夥伴學得快。爸爸經常在同學和老師面前表揚我。

雖然寨子裡的人罵他沒有兒子,但我爸爸不以為然,用心培養我直到初中,經常對我說他的女兒比別人的兒子強,每當聽到這句話我都特別有力量,爸爸對我的愛一直是我不在意流言蜚語的底氣與力量。

初中畢業時,我的成績達到了縣裡師範學校的分數線,但是我思來想去不願留在縣城,想要考入省城的學校,爸爸也很尊重我的選擇。

他給了我足夠的信任和包容,允許我補習了兩年。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1991年我以縣裡名列前茅的成績考進了貴州省重點中專貴陽衛生職業學校,這是我命運被改寫的一年。

那時,十裡八鄉都來我家慶祝,本該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時刻,可我的錄取通知書還沒在手上捂熱,令人震驚的消息傳來……

爸爸因突發腦溢血,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事情來得太突然,仿佛一道晴天霹靂,令我痛不欲生!

我只記得聽到消息之後,眼前的空氣仿佛都已凝固,不知該作何反應。

原本要去省城讀書的激動被失去至親的痛苦淹沒,我就這樣被剝奪了父愛,我還沒來得及成為父親的驕傲,還沒來得及證明女兒也能給給爸媽很好的生活……

我想起來書中有一句話,說“如果有人問起一個人的童年是什麼時候結束的,其實那和年齡無關,當你最親的人離開你的時候,你的童年,也就隨著他離去了。”

忽然間,我發現,未來的日子裡,當我再用到“爸爸”這個稱謂,不會再有人低沉地回一句“哎”。同時我意識到,自己的肩膀上多了一份責任,此後我要和媽媽一起撐起我們的家,要替爸爸完成他未了的責任……

而我能做的,只有更努力的學習!

中專三年,我把所有的勁兒都用在了學習上,也曾遇到過大大小小的逆流,在冉瑞華爺爺一家的幫助下,也都扛過來了。畢業時,我被分配到了省醫院實習,在那裡遇到了我的恩師也是我人生中的貴人周湘紅老師。

我猜老天一定是對我心有愧意,才會在那時候,派來周老師夫婦點亮我的生命。

她看到我孤身一人在省城,工作又勤快不怕辛苦,很關心我,每天中午都給我買盒飯。我也特別感恩,知道她的身體狀況不太好,孩子又小,也經常陪她值班,就這樣,我們相互陪伴度過了九個月,結下了緣分。

那時候,周老師夫妻二人住在醫院的進修樓,只有一間房子,他們從中間用櫃子隔開,讓我睡外面的沙發,給了我一隅空間,又在生活上給予我無微不至的照顧,讓我感受了家的溫暖。

當實習結束,畢業季來臨時,周老師問我:“你想不想留在貴陽?”

我本以為她在開玩笑,因為這對我來說是何其艱難的事啊!可是通過她們夫妻的引薦,還有冉爺爺的奔波,幾經周折,還是讓我留在了我們這邊最好的醫院工作,我心裡別提有多激動了!

後來,我又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老公,心裡對他很喜歡,可又對胖胖的自己很不自信,好在我們最終還是走到了一起。

我以為人生至此,大抵也該苦盡甘來,可天意弄人,很多事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的——懷孕六個月時我患上了妊娠性胰腺炎。

三個月的時間裡,我一口飯都沒有吃,全靠輸能量液維持。每晚,我餓得在醫院的走廊裡不停地晃悠,艱難度日,心裡只有一個信念,就是把孩子保胎到九個月,我靠著這個信念硬是挺了過來!

終於歷盡艱辛,到了第九個月,我破宮生下孩子,由於宮內感染嚴重導致新生兒低血糖中度窒息,大人孩子都處於病危狀態。好不容易戰勝了種種病痛,我的身體緩過來了,孩子的健康狀況也從頻頻亮紅燈慢慢有了起色。

期間,我動了兩次手術,每一次都痛不欲生,但我很樂觀,還記得第二次手術時,老公送我到手術室門口,我回頭看他,他揮著手告訴我:“挺住,我和兒子在外面等你!”

每次想起這個畫面,我的淚水都會止不住地流。

從“女兒”變成“妻子”,又晉升為“媽媽”的角色,我常在想,自己之所以能抗住很多生活的暴擊,其實都源自于原生家庭的支持,源自于父親給了我足夠的偏愛和安全感,而我立志要為自己的孩子打造同樣的成長環境,讓他在愛的滋養中長大!

我開始不斷地在事業上尋找突破的機會,期間試過做直銷,開過洗燙店,但都因財商不足,管理能力不夠,最後無疾而終了,老公也認為我不適合創業。

然而我還沒有死心。

2019年,我和幾個閨蜜開了共用養生會所,這一次我充滿了美好的期待,覺得自己總結了那麼多失敗的經驗,說什麼也該成功了。老公雖然擔心我吃虧,但依舊給了我支持,讓我有足夠的空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誰知道一切就緒,我們遇到了更大的逆流——全球疫情爆發,大家連門都不敢出了。

這種情況下,其他股東紛紛撤出,而我進退兩難,既要對會員負責,也要對留下的股東負責。我咬咬牙告訴自己要堅持,每月從工資裡面拿錢貼補會所。

可負責歸負責,我心裡還是十分恐懼的,我很怕自己撐不下去,很怕到頭來堅持變成了一場笑話。每天,我坐在停車場裡半小時都不敢上樓回家,我怕對事業負責了,就無法對家庭負責。這與我的初衷完全不一樣啊!

多虧了老公擔待。一直以來,他負責家裡的大事,給了我充足的空間把錢花在享受生活上。我喜歡買衣服也喜歡旅行,週末時也要拉上老公找一間環境不錯的郊區酒店度個小假,我的生活一直過得有滋有味——前提是,我埋頭不去看自己的財務情況。

疫情的來臨,讓我從泡沫般的美好生活中醒來,原本的門庭若市一夕之間變得門可羅雀,可是員工和商鋪一點也沒少……

老公沒有責怪和抱怨,可我心裡無法不自責。

就在這時,我遇到了財富流。

那次,我和幾個閨蜜相約一起推演了陳維韜教練的財富流沙盤,這場相遇簡直是命運讓我直面自己財務狀況的契機。

我填寫完財富報表,看著表上一塌糊塗的數字時,心裡焦慮極了,後來我又陸續參加了幾次陳維韜教練的帶盤,每一次都遇到同樣的狀況,而且每一次我都會對著報表痛哭流涕,像個孩子一樣顧不得旁人的眼光。

陳維韜教練看見了,邀請我去參加第三期的財富覺醒訓練營,希望我能通過學習財富流發明人唐乾九(九哥)的課程,破除自己的財務卡點。

我答應下來,很認真地學習每一堂課的內容,到了九哥佈置作業讓我們梳理自己的財務報表時,我害怕極了,我不知怎樣面對自己的真實情況——我的資產、支出、負債一團混亂,而我的月現金流幾乎為零——有多少花多少。

從前我知道自己欠缺這方面的規劃,可沒想到算下來居然對自己影響這麼大!怕歸怕,我知道我來學習的目的就是找出問題,然後解決問題,我不能再逃避了!

九哥說:“如果一個人的財富基本盤不能夠持續提升,一個人的天花板不能夠有效打開,不管做啥事情,總有一天會遇上成長和發展的瓶頸。”

我越聽越覺得說的就是自己,這麼多年來我看似不斷在努力,實際上一直沒有突破瓶頸,就是因為基本盤沒有夯實牢固。

越瞭解財富流,我就越喜歡財富流,尤其在聽到有富而喜悅媽媽的這一稱呼,我眼前一亮——這不就是我一直以來找尋的生命方向嗎?

父親的愛讓我做了很多年的“喜悅女兒”,丈夫的愛讓我成為了“喜悅妻子”,而兒子是我的生命禮物,他對我的信任與關懷,讓現在的我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喜悅媽媽”!

有人說,每一個女人這一生都逃不掉“女兒”、“妻子”、“媽媽”的身份枷鎖,可我要說的是,這些身份從來不是我的枷鎖,相反,我要以最喜悅的方式享受這些身份,活出我自己!

富而喜悅,是外在的富有和內心的喜悅,二者缺一不可,我深深地認同這一理念,並且想要帶著一份令更多女性活出這樣生命狀態的使命感,加入到了財富流事業中。

如今的我,在突破自己財務卡點的道路上已經有了清晰的方向,在踐行“富而喜悅媽媽”的路上擁有了越來越多的夥伴,大家正齊心協力,在“影響十億人富而喜悅”的願景下全力奮鬥!

發起富而喜悅媽媽驛站,就是為了用我的經歷告訴所有的媽媽,一個媽媽就是一個家庭,一個家庭背後有無數個家庭,只有媽媽“富而喜悅”了,家庭才會幸福美滿。我想讓所有的媽媽們知道,我們的人生永遠掌握在自己手裡,只有把自己經營好了,家庭的財富花園才會盛開;只有讓自己的心常懷喜悅與安寧,才能讓身邊的磁場都變得溫柔,才能抵禦生活的風雨。

未來,請和我一起繼續攜手,共同奔向美好的旅程,遇到全新的、美好的自己!

本文章整理自財富流官方帳號

Shopping Cart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