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華:三年,三重逆流,三次恩典,我這樣找回自己

朱振華:三年,三重逆流,三次恩典,我這樣找回自己

昏暗的房間裡,一扇門被緩緩打開,光線瞬間湧入,灑滿了房間的所有逼仄的角落,就好像剛剛從巨大的逆流當中逃生的我,終於看到了希望,人生柳暗花明。

故事還要從四年前講起。  

我是振華,芸芸眾生中普通的一個人。

四年前的我還在西安,過著有車有房、吃穿不愁的小日子,最幸福的是即將迎來我千辛萬苦才懷上的小寶寶。

然而在一個周日的晚上,一個改變正悄然發生。

我挺著肚子,在幽暗的燈下給我老公電話,在電話這邊我怒吼著:你為什麼不願意回來陪我,我現在懷著孕,我多麼需要你的陪伴,本來你陪我的時間就不多。你為什麼為了那些不打緊的朋友要在出差地多待一天。

掛了電話,我憤怒地把手機摔到床上,然後歇斯底里地大哭起來。

我知道這樣對孩子不好,可是我無法控制我的情緒。

那一刻我感到無比的孤單,對這段婚姻感到無比失望。  

第二天早上,我打起精神去工作,撐到下午,覺得實在不舒服,只好請了假自己一個人去醫院做檢查,沒想到醫生告訴我,我的血壓是180/150。

我還沒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意思,醫生又面無表情道:“你去看下ICU還有床沒,你的孩子不一定能保得住。”

我下意識用手護住了自己的腹部,心跳不可控的加速起來,往日為了要孩子受過的苦如走馬燈一般在眼前劃過,做媽媽的幸福感迅速崩塌,這一刻,我無助、委屈、失望,可是身邊連一雙撐住我的雙手都沒有!

我看著醫生那雙見慣了生命無常的眼睛,一把抹掉自己臉上的淚,故作平靜地接受了一切。

從那間噩夢般的診室裡走出來,我沒有崩潰,我靠在走廊的牆壁上,打電話處理和交接好了工作上的事情,然後一個人,慢慢地、慢慢地走去辦理住院手續。

五天的ICU治療,沒能讓孩子在我的肚子裡多待幾天,丈夫趕來照顧我,醫生讓我們選擇剖或者留,二者同樣都有風險。

僅僅28周,只有7個月的寶寶,生下來之後能活嗎?

我別無選擇!必須剖!

出生的那一刻,我只聽見一聲哭嚎,還沒來得及看寶寶一眼,我們倆就分別住進了ICU病房。接下來的日子,就是漫長的恢復與等待。

我每一天都在渴望著看到我的寶寶,每一天都在艱難地熬時間,我好想他啊,我覺得寶寶好可憐,出生之後一次都沒有享受過媽媽溫暖的懷抱。

我所聽到的關於寶寶的所有消息,都是:上呼吸機了、去保溫氧艙了……這樣抓心撓肝的日子過了整整兩周,我終於能去NICU看寶寶一眼了!

在那之前,我幻想過無數次寶寶的樣子,我興奮極了,準備了一籮筐要對寶寶說的話,我想讓他聽媽媽的聲音呀!

然而當我走進ICU病房,走到那個保溫箱前揭開單子的時候,我瞬間就噴出了淚水。

天呐,一個黑黑的、瘦瘦的,眼睛上帶著眼罩,嘴裡還插著管子,頭上和小腳丫上全都紮著針的小鬼頭,這是我的孩子……

他只有1420g,那麼小,那麼輕,卻受了那麼那麼多的罪!

所有準備好的話都卡在我的喉間,我面對著可憐的寶寶,除了心疼還有無比的愧疚。

醫生在我耳邊不停講述著寶寶的情況,可我一句都沒聽進去,我什麼聲音都聽不到了,我只會流眼淚……

64天的NICU保溫箱全面的治療,我的寶寶活下來了。

寶寶出院時1760g,其實還不到出院的標準,然而醫院的餵養跟不上,即便各項指標都正常了,寶寶的體重就是上不去。於是,我們決定帶回家親自照顧。

沒想到這之後,我迎來的是喪偶式育兒……

寶寶因為身體的緣故無法長時間睡眠,晚上也是每一兩個小時就會醒來一次,而這樣的情況只有我一個人面對。

有一次,我拖著極其疲憊的身體,一隻手抱著寶寶,一隻手沖奶粉,不小心把奶瓶打翻在地,再看老公,他毫無知覺,正在呼呼大睡,我所有的委屈和無力又一次噴薄而出,撿起奶瓶狠狠摔進了水池。

出院回到家裡這一段時間,我盡心盡力照顧著寶寶,只求他能健康成長,讓我想不通的是,從前很愛我的老公怎麼會變成這樣,孩子和我他都不在意嗎?

我們之間就這樣有了隔閡,誰也沒說什麼,可我心裡堵著一口氣。

後來,寶寶一歲時有一些短暫缺氧的後遺症顯露出來,醫生說,不干預的話很可能學不會走路。

為了孩子提供更好的醫療條件,2018年底,我們一家踏上了遷往北京生活之路。

我放棄了在西安穩定的生活和極有發展前景的工作,拿了十年供職獎,我毅然決然地跟熱愛的公司說了再見。

我心裡很清楚去到北京的前途並不明朗,但是治療寶寶的信念十分堅定,這也給了我一份在北京立足的勇氣。

就這樣,我成了一位北漂。

租房子,擠地鐵,長時間通勤。我的父母無條件支持著我的選擇,寶寶也漸漸適應了治療,我也找到了工作,算是剛剛站穩了腳跟。

這個時候,老公突然向我提出了離婚。十年,我對這個家的熱愛,對他的愛,只換來了一句:“我感覺不到我愛你了。”

聽到這句話時,我呆坐在床邊,無聲地淚流滿面,我有很多疑惑,有很多不甘,可是都抵不過我心裡清楚地知道,我永遠地失去他了。 

原來愛消失的時候,不像來時那樣轟轟烈烈,就這麼無聲又無息,卻鈍痛如刀割。

我是那麼驕傲的一個人,我是在醫生面前都不願流露脆弱的人,我只能將傷痛埋進內心最深處,同時藏起來的還有對他的怨恨,對親密關係的失望。

我不再相信愛情,偷偷規劃著獨自老去後的生活,把更多的重心放在孩子和自己的事業上面。

入職保險行業的第一年,我就做到了MDRT(號稱壽險屆的奧斯卡獎),追上了高峰賽,還受到獎勵去了摩洛哥。

我靠自己撐起了整個家,也支付著孩子在北京每年30萬的高額治療費用,我對未來充滿了信心。

誰知道現實又再一次露出它猙獰的面孔。

2020年的9月,入行2年後的我迎來了事業上的瓶頸。

我常常在感慨,我這個一身孤勇的、從西安來北京打拼的“老姑娘”,到北京只有一個朋友,後來取得這些業績,如今這一切要落幕了。因為我的新客戶越來越少了,生活幾乎將我逼入絕境。

我帶著錯誤的發心開始相親——只要有北京戶口,有照顧孩子的經濟保障,哪怕有啤酒肚,哪怕有油膩感、長得醜,我都覺得沒關係。

午夜夢回時我也會覺得這樣的自己十分陌生,但是看到寶寶後又覺得都沒關係。直到那一次“猝死”給了我無比深刻的反思。

那是個偶然的機會,同事帶了一個朋友來教我們推演財富流沙盤。

第一局我就猝死了,我含著淚,不甘地從盤中退出,陷入了深深的反思——就像我不甘這樣的生活一樣。

那天的財富流教練說:“財富流沙盤就是這麼神奇,它可以帶來很多新玩家,可以説明你認識更多的人,最重要的是能看到別人的人生態度,還能映射出自己人生的選擇。”

我心想,這就是我想要的!

推演之後,我果斷地報名了財富覺醒訓練營。  

通過財富流沙盤創始人唐乾九(九哥)的課程,我知道了如何打開自己的財富容器,知道了什麼是資產什麼是負債,我的思路完全被打開了,困局也有了突破口——我賣掉了愛車,手上有了20萬元的現金,足夠再維持家庭支出幾個月,不用擔心收入,能專注於自身能力的培養和提高,專注於打造自己的人脈基本盤。

接著,我嘗試開始帶大家玩沙盤。但我心裡一直有一個隱秘的卡點,那就是我非常排斥結婚,哪怕是在財富流沙盤裡結婚也不行。

我知道自己這樣的思維方式和帶盤技術是不足以成為一名合格的財富流教練的,思前想後,我在今年1月份的時候又報名學習了財富流教練營和順流回應力的課程,沒想到這成為了改變我命運的課程——我迎來了真正的內心救贖。

我在九哥和苓馨老師的幫助下, 看到了一個很本質的問題:在你的世界裡,你是那個唯一的轉換器,外在是因內在是果。

原來這個世界外面沒有別人,只有我自己。原來我才是一切的根源,我才是自己現狀的罪魁禍首。

這個真相太殘酷了。

我看到了前夫,看到了他曾經對我的愛,看到我們一步步走向婚姻毀滅的原因。從前的我只有怨懟,沒發覺婚姻最後的幾年我對他常有疏忽,越來越少給他認可和鼓勵,以致於當他的事業出現瓶頸的時候,也很難向我啟齒。

一切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開始就停不下來了,每一個環節都加速了我們之間關係的惡化。

從前我糾結於他的那一句“我對你沒有愛的感覺了”,原來是我讓他感覺不到我的愛了。  

我在心裡不停感歎:這樣的課程為什麼在那些年沒有讓我遇到呢!

此刻的覺醒,讓我好想穿越到過去,這樣我的婚姻就不會毀滅,我和我的寶寶就不會受那麼多的罪!

可是人生沒有彩排。

現在的我明白了,婚姻是場修行,若是自己不改變,嫁給誰都是一樣的。

謝謝九哥、苓馨營長讓我明白這些,帶給我成長。讓我知道雖然人生不能彩排,但是財富流沙盤可以預演和彩排。

這些一次次的覺察和看見,讓我漸漸放下了過往,放下了對親密關係的抗拒,並從此改變,我對親密關係有了信心,並願意敞開心扉接納另一半。 在今年3月份,我在朋友圈發文:“欲舞兩步,待山河穩固;聽一曲,孤影伴輕舞;回首來時路,含笑淚模糊,寒山別哭,良人在何處。”

謝謝宇宙,我下訂單,你就發貨。

一切發生那麼的自然,原來我們就在彼此的身邊,我找到了那個能跟我並肩同行的人。

當他表示理解我時,我被深深的溫暖著,當我需要支援時,他又毫不猶豫地陪在我身邊。我要主持公司的大早會,他幫我設計主持的框架,一句句修改我的分享詞,到了淩晨2、3點還在陪我演練。大家看我主持的好,又要我來一次,他就又陪我一次。

有了這樣一個人的出現,我更有勇氣去邁向新的事業——富而喜悅事業了!

如今,我不但成立了事業部,有了一起合作的事業夥伴,還有了共同的願景,一起奮鬥的決心!

在這神奇的半年裡,我認識了幾十個新朋友,其中好多談得來的、志同道合的小夥伴都令我覺得相見恨晚!同時,寶寶的治療也在這段時間裡取得了非常好的結果。

下個月,我們就可以回到家鄉了!

三年,三股逆流,像三頭巨獸向我襲來,我是孤獨的戰士,在人生的戰場上四面迎敵,漸漸無力之時,我慶倖自己遇到了財富流沙盤,我慶倖自己有了真正的人生覺醒。

當我自己改變了,我的世界就改變了,我遇到了我的良人,我們就這樣攜手,在強大的後盾的力量中一起突出重圍、披荊斬棘!

我想對所有曾經陷入逆流或者正身處逆流的朋友們說:“別怕!逆流之中必有恩典!”

未來,我要把“富而喜悅”的理念傳遞給更多人,幫助曾經如我一般的朋友們找到出路,我要把它傳遞給需要財富覺醒的人們,支持他們更加豐盛!我還要把它傳遞給有大愛的人們,讓他們更加的富足! 

這,就是我富而喜悅的使命。

本文章整理自財富流官方帳號

Shopping Cart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