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流發明人九哥:冥冥之中,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

財富流發明人九哥:冥冥之中,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

我是大山裡長大的孩子,大山孕育我祖祖輩輩繁衍生息,給我以力量和胸襟,叫我學會攀登與求索,可我知道,我終有一天會走出這座大山,走向更遠的未來,我也知道,終其一生我都走不出這座大山,只因它承載著我生命的厚度。

—“富而喜悅”品牌創始人 唐乾九

當我要以“從前”為開場,講述自己那段最單純與質樸的童年生活時,浮現在我腦海中的畫面是一間條件非常簡陋的教室。

牆壁已經掉了漆脫了皮,黑板似乎永遠也擦不乾淨,課桌椅在擺動的時候會發出“吱吱呀呀”的抗議聲,這不是回憶的濾鏡,是那個年代的我學習的地方。

我沒有在課桌上刻過“早”字,也沒有因為學習廢寢忘食到蘸著墨水吃饅頭,可我也將“天道酬勤”和“讀書改變命運”奉為人生指南。

兒時的我,實在太渴望走出大山了。

猶記得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我看到曾經的玩伴——一位年僅十四歲的少年已經輟學為人父了,這種震撼至今也令我難以忘懷。我看到身上背著孩子的他臉上有著不該屬於這個年齡男孩的滄桑,有著認命般的麻木,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就是山裡人的人生嗎?我問自己。

早早輟學,娶妻生子,種田養家,再讓孩子重複這樣的人生迴圈嗎? 或許是吧,或許每一個選擇了留在山裡的人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好。只有我覺得不甘心。

我透過家裡的黑白電視,渴求地探索著山外面的世界,我看到城市有高樓林立,有車水馬龍,有窗明几淨的教室和讓人大飽眼福的美食……

我知道吸引我的並非城市本身,而是它帶來的,我從未領教過的人生體驗。好奇心打開了我心裡的一扇門,裝進冒險精神和更多的想像力。大山對我似乎不再有吸引力,我極度渴望離開它,去尋找一片更廣闊的天地。

我慶倖自己做出的第一個選擇,是努力學習。當我的成績從班級後幾名一路飆升到前幾名的時候,我看到老師和同學對我的刮目相看,可是他們不知道,當時的我並不為那張紅榜上最前面的位置,為的是將來能在大山之外為自己博得一席之地。

就這樣,我作為“學霸”和“別人家的孩子”一直到高中都名列前茅。從最初不甘於此生禁錮在大山中的“覺察”,到為了考上大學做出的改變,我咬牙堅持了整整八年。這期間沒有任何一次放棄。

小到一次次測驗,大到一場場模考,我拼盡全力,為了心裡的目標從不覺得辛苦。我還記得那時候我最快樂的事,就是看著地理課本幻想,想像著終有一天我也能親眼看到非洲的動物大遷徙,看到北歐冰島的極光,看到澳洲黃金海岸的日落,以及親手摸一摸萬里長城的條石和青磚。

很快,我的願望就實現了。

我以全縣第二名的成績考入了北京的一所重點大學,也是村裡第一位重點大學的孩子,我的身上加諸了很多期待。親友們對我能走出大山這件事感到欣喜,同時也感到擔心。 “混不下去就回來,”他們這樣告訴我,“山裡什麼沒有哇!” 是啊,大家鑿井、種地、圈養牲畜,在大山的包容下,似乎一切已能自給自足。

我沒有回答,我心裡的聲音告訴我,我一定會愛上外面的世界,我恐怕不會再長久地佇立在這座山上了。

來到北京讀大學,讓我跳出了大山裡的迴圈,卻也讓我覺察到,我進入了另一個迴圈。那便是——畢業之後找一份工作,然後結婚生子。這與從前的迴圈在某些環節上確有不同,卻沒有根本性質的改變。這是我的第二次深刻的覺察,推翻了那句一路支撐我的座右銘。

在這裡我也想向你說明,我不否認“知識改變命運”的力量,我本人甚至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我之所以推翻了內心的秩序並決心開始重建,是因為我對自己的要求隨著我的知識儲備和見識的擴張,發生了變化。

那時候我因勤工儉學在學校的圖書館裡幫忙,得益於這份兼職,我有機會涉獵各種不同類型的書,而關於財商類的書籍,打開了我新世界的大門。

我開始覺察到,學校雖然傳授了我們各個學科的知識,為我們奠定了接收資訊的基礎,然而卻沒有教給我們如何處理金錢的關係,如何實現自己的夢想,如何讓自己的選擇不受困于金錢、資源。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思考,還源於我想要去澳大利亞學習,想要聽一次真正的財商課程的願望。

對於那時候的我和我的家庭來說,遠渡重洋去上課一周所要花費的六萬元簡直是天價,要知道我大學一整年的學費也不過六千元。我都能想到如果我向家裡表露想要去上學的願望媽媽一定會說:“你被騙了!” 

可我就是要去。

我比從前任何時候都堅定,我知道如果不去上課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從前那股卯著勁兒學習的精神又被我喚醒了,我立誓要在半年時間內賺到學費,靠自己的力量送自己去求學。

我做了很多很多的嘗試,從中關村倒騰數碼產品賣給同學、去一家日本公司幫忙組裝半成品攝像頭、好像突然打通了賺錢的任督二脈。而我也不敢揮霍,每天吃飯不超過 5 元錢,每頓二兩米飯加上青菜,配上從家裡帶的油辣椒,感受著這種奮鬥帶來的幸福和喜悅,我明白我求學的渴望遠遠超過了對美食以及安逸生活的渴望。

2007年4月20日,我靠帶著起早貪黑賺來的六萬塊辛苦錢,開啟了自己的第一次海外求學之路。我清楚地記得當時的心情,那是像即將破殼的小雞、即將破土而出的種子一樣——是一種生命的重啟。

我沒想到給自己設立了一個看似無法達成的賺取學費的目標,居然真的實現了。 我站在人來人往的首都機場T2航站樓,心裡湧起無限澎湃。回想著過去半年時間裡自己打工賺錢的經歷,回想著自己準備資產證明辦理簽證的過程,我深深地為自己感到驕傲,喜悅的心情無以言表。這種興奮與不真實的夢幻感,持續到我登機後很久才有所緩和。

你能想像到嗎?一個從小生長在大山裡的窮小子,為了自己的夢想不懈努力,來到北京上大學,又不甘於此,拼命賺了一筆錢,只為學到更多的知識!我搭上了人生中第一次長途飛機,從北京到布里斯本,近十個小時的航程都無法讓我平息悸動。我在飛機航行至太平洋上空時往下望去,再一次想起那個對著地理課本幻想的小男孩,如果可以,我真的想抱住他,對他說:“你的所思所想終將變成現實。” 

這些經歷讓我充滿感恩,同時也充滿敬畏,我覺得自己是個非常幸運的人——因為我深知,並非所有的努力都能有所回報。

等機艙廣播響起,機長宣佈我們已經進入了澳大利亞的領空,正是旭日東昇,天剛濛濛亮的時候。興奮感戰勝疲乏,我整個人被好像都被照亮了。下了飛機,車子去往公寓的路上,我們路過了黃金海岸,並在此短暫停留。細軟的沙灘,湛藍的海水,連綿的棕櫚樹,還有衝浪的遊客,一切都透著品嘗“勝利成功”的美妙滋味。我光著腳踩在沙灘上,不好意思喊出聲,只能在心裡對自己說:“我來啦!” 這聲呐喊不僅僅是對自己,還是在對整個世界宣告“我做到了!”

為期六天五夜的緊張學習開始了,在這整個過程當中,我因為預算有限,每天都在吃麥當勞,並且每天都在提醒自己:一天就是一萬元學費,必須把老師說的每一個字都聽進去,必須比平時更努力更用功才行!

我恨不能把一天過成48個小時,一節課聽個百八十遍才能平衡!

事實證明我依然沒有辜負自己,我很認真地聽懂了老師們分享的他們是如何在人生當中獲得喜悅,如何獲得了自己想要擁有的一切。這一次的旅程,我不僅學到了課程內的東西,還學到了很重要的一課,那就是在準備要去學習的過程中我的體驗,我從中的累積和收穫。

我很感激這段經歷讓我知道了,一個人只要對於目標足夠篤定,並且願意付出行動,那麼他一定會實現這個目標,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而已。

這遠比任何一個書本上教的道理來得深刻。帶著這份“篤定”,我在後來的人生當中的每一次嘗試前,也都堅定不移地相信我能夠實現目標!人的視野和格局一旦被打開,就再也回不到原來的狀態,在後續持續不斷的學習成長旅程中,我遇到了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一位導師,Larry。

我何其有幸,求學路上有過很多老師都對我有非常大的幫助,他們在某些關鍵時間點讓我突破了自己思維的局限,讓我獲得新的知識,但是我認為影響我最多的人就是Larry。

我們相識的時候,他已經近70歲了,他一眼就看到了存在在我身上的“防禦感”。這種“防禦感”源自我大學時期遭遇過一個很大的逆流,那之後,我便不知不覺地將自己的心封閉起來了。我以為自己達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我甚至把它當作我為人處世的基本準則。我認為,當我對周遭發生的任何事都沒有情緒了,是一種很好的“修煉”。直到Larry點破我。

他說:“人活著就是要呼吸啊,痛的時候要知道痛,該笑的時候笑,該哭的時候哭,要生氣的時候就大罵,把情緒發洩出來啊!因為情緒是人類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一個人的情緒被壓抑,他的生命就會被‘卡住’,最終都會形成疾病,透過身體表現出來。” 

在Larry的幫助下,我嘗試著打開自己,理解了“處變不驚”其實是對情緒最大的負累,所以我開始去跟我的情緒相處,積極表達和綻放自己,想讓自己活成一個鮮活的生命。想通了這一切的我驚覺,原來我要尋找的那個“我自己”,其實就是曾經生活在大山裡的我啊!就是那個為爬上一棵樹而雀躍,為打回一桶水被母親表揚而滿足,為過早輟學的夥伴心痛的我啊!我無比感激Larry。

漸漸地,我們兩個人越來越熟悉,我知道了他曾經是好萊塢和百老匯的導演,訓練過無數演員如何在鏡頭前釋放自己的情緒,透過表情和動作表達自己,他甚至總結了一套科學的訓練方式,用以教人們突破自我。於是,學習結束之前,我與Larry約定,將來的某一天,等我的實力足夠強了,一定邀請他來到中國講課。

短短的學習之旅結束了,而我的學習之路遠沒有終點。回國後不久,我就開始積極籌備如何將Larry請來中國講課,我對我們都充滿信心。我想,Larry能夠幫助和啟發我獲益良多,一定也能幫助更多人,我沒理由不促成這麼好的事情。

我還記得當時安排的差不多的時候,我給Larry寫了一封郵件,透露了我們的約定可以履行了,他表示非常不可思議。他告訴我,其實他心裡並不覺得我能夠做成這件事,他之所以一口答應下來,是怕澆熄了一個年輕人的希望,曾經有七個人分別邀請過他來中國開課,最後都沒有達成。我是其中最年輕的一個,也是他最沒想到的一個。

回憶到這裡,我對Larry依然無比感激,感激他沒有打擊當時那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我,才讓我最終有力量去促成了他的中國行。在我的引薦下,他來到北京舉辦了兩次課程,效果都非常好。

讓我記憶猶新的是,踏上中國土地的他,像極了剛剛去到澳大利亞的我,我們都覺得新奇又不可思議。Larry來到了我為他準備好的教室,整個人似乎還沒有回過神,他講了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故事,他告訴在座所有的學員們:“你們知道嗎?九哥就是這個時代的哥倫布,他是個開拓者!” 至今,那種感動的感覺還回蕩在我的胸腔裡。

我和Larry的“革命情感”就這樣建立起來了,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大師的深度與廣度,他在我身邊頻頻說起我為他帶來希望。Larry來北京的時候,給我帶了一瓶他在自己的酒莊親自釀制的葡萄酒,而我在課餘時間陪他遊覽了大大小小的北京胡同,為他講著風土人情的故事。我們以朋友的方式相處,不再是老師和學生,能夠在人類的話題上有著諸多探討,這使我異常感動。

我們之間心與心的距離越來越近——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忘年交。我開始有了一層思考:很多時候我們總想著去接觸和認識一些比我們更厲害的人,想跟他們成為朋友,有的人甚至不惜使盡各種策略,實際上,想要真正地跟你認為比你厲害的人交朋友,你要先看看自己有沒有能夠幫助到對方的能力,只有這樣,你們才能成為旗鼓相當的、在平等立場上對話的真正的朋友。

很多年過去了,我和Larry的見面次數少了,可我們依然關心著彼此。在我太太生下寶寶的那一年,還收到了他從美國寄來的禮物。當時我就在想,我該如何在孩子能聽懂的時候,告訴他這份禮物來自一位好萊塢和百老匯的導演,該如何向孩子闡述他與窮鄉僻壤裡闖出來的小夥子的神奇友情?大概需要到他也對人際交往有一些自己的認識之後吧。

黎明到來之前往往都是無盡的黑暗,我的創業之路也經歷過很長一段時間的逆流。可我一直堅信,在我們看不到曙光的時候,正是老天在考驗你的時候,考驗你的意志和信念夠不夠堅定,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真心要做的。

大學畢業後不久,我便投身于財富流沙盤的打造之中,心裡也曾動搖數次。那些曾經的同窗,有的人短短幾年時間已經年薪百萬,在同學聚會時侃侃而談,我也問過自己,如果我當時也選擇安安穩穩找一份還不錯的工作,努力晉升,如今是不是也能擁有這樣的生活?

很快我又否定了自己。“穩定”這個詞讓我想起大山裡的迴圈,想起城市裡的迴圈——我始終不願意跳入這種迴圈。於是,我依然悶頭構思我的財富流內容,為“富而喜悅”理念添磚加瓦。

還記得,財富流沙盤設計製作出來的時候,我很興奮,我帶著成品去到臺灣,想要測試市場的接受度。因為在當時的臺灣,文創桌遊項目比較熱門,我希望能夠得到一些來自成熟市場的最直接的回饋,於是我找到了那邊的合作夥伴,在他們的配合下開展了兩次課程,但是效果並不如預期那樣理想。

我一度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我不停地問自己,財富流沙盤是不是還不夠好?我是不是根本沒有找到受眾的需求點在哪?就連合作夥伴也告訴我,這條路走不通,因為課程定價6980元人民幣太貴了,不會有用戶願意支付這個學費的。

他們建議我不如將財富流的版權直接賣給他們,由他們來推廣運營,也避免了所謂“水土不服”的麻煩。心灰意冷之下,我接受了這個建議,跟他們簽訂了五萬元售賣財富流版權的合同,勸說自己此行就當做是寶島幾日遊,放鬆心情回去吧!然而三天之後,對方又聯繫到我,這一次,他們告訴我後悔了,覺得五萬元的收購價格太貴了。

我腦海中響起一個聲音,它說:“不要再賤賣自己的創意了!想要把‘富而喜悅’理念發揚光大的人是你,而不是將它轉手賣給僅僅把它當做‘桌遊’來玩的人,你應該擔起責任!” 那天,我果斷終止了我們的合作關係,二話不說把五萬元退給了他們,也因此,如今的“富而喜悅”文化得以完整地保留,才會有世界各地的學員們加入進來,也讓我看到了臺灣市場其實有著絕對的消化能力!

那時的我其實十分絕望,可是我感恩自己,依然守住了內心的堅持,沒有忘記自己是從哪裡出發,目的地又是哪裡。正因這份堅守,今天,我們才能這樣相遇;今天,“富而喜悅”的理念才能影響到世界23個國家和地區,讓財富流沙盤的全球體驗者超過50萬人!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件事讓我更加堅定!堅持、堅定,不忘記自己的初心和使命,隨時調整自己的方法和策略,最終都能走出逆流,走向心裡那座大山的頂峰。如今,回首往昔,我滿懷感恩,感恩我當時的兩位合作夥伴,兩位溫暖又優秀的女士。那一次的合作雖然沒有成功,但是她們卻助力我早早就完成了在臺灣財富流版權保護的法律程式。在人生中,你走的每一步,都算數。種子已經種下,就終會破土而出。

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讀書時期,我曾有機會在學校講座上與馬雲對話,當時我問他:“如果有一天,您的使命和價值觀跟賺錢有衝突了,該怎麼辦?”

他回答:“全中國99%的企業在賺錢,但他們可能未必抓住使命,我以使命感和價值觀去賺錢的時候,我心裡踏實。……我覺得一個真正對社會有貢獻的企業,最後它一定掙錢的,這是肯定的。而要有貢獻,那就是你的使命感、價值觀,整套體系去建立起來。讓它永遠可持續地發展。” 

對話結束之後我一直在想,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多年後,我經歷了自己人生的起伏;看到有人因為裸條貸跳樓自殺;有人只顧賺錢使家庭分崩離析;有人因貪婪金錢出賣了靈魂和道德感;還有的人只為探索內心的喜悅,卻把自己的物質生活過得一塌糊塗……

我想,我終於找到了答案。

人活著的目的,無論你有意或無意,都在追求物質與精神、內在和外在的平衡,努力探尋無形和有形、虛擬和現實的巔峰體驗——歸根結底,就是四個字:富而喜悅。從古至今皆如此。

我不僅確信了這個答案,並且確信我和我的團隊將用餘生,朝著影響10億人富而喜悅的願景邁進。有了這個願景之後,越來越多的人走到我身邊來。有的夥伴哪怕早已實現了財富自由,成為了成功的企業家,自己的企業規模也很大,他們依然投身“富而喜悅”事業,只因想要幫助和影響到更多人,並非為了賺錢本身;

有的夥伴是寶媽,她也要想辦法加入富而喜悅的事業,改變自己,成為孩子的榜樣,然後影響天下更多的媽媽們變得喜悅、成功;有的夥伴幾十年教育工作的成功導師,他們也一起分享和推廣富而喜悅文化,因為他們希望自己的學員,從孩子到成人,都可以在覺醒的路上走得更快、更遠,更喜悅;還有的夥伴信奉不同的宗教,可是大家相聚在一起,因為富而喜悅是不分宗教、不分國界的,富而喜悅是全球人類每個人可以通過成長和改變,實現的美好幸福人生!

當我們真正做為他人、為社會創造價值的事情,財富一定是必然的結果。我和我們的學員們、合夥人/事業部的事業夥伴們,我們這群人在攜手前進的路上,一起將工作變得有意義,將生活變得有樂趣,改變自己,然後幫助和影響更多人覺醒,啟發更多人打開自己的心,過上富而喜悅的生活。

我想,我這一生的使命,就是讓“富而喜悅”四個字可以紮根於每個人的心裡,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意識到,你來到地球這個遊樂場,你值得體驗更好的人生,你可以盡情盛放,你可以玩得開心!

未來,我們會採用各種不同的形式來呈現“富而喜悅”的理念,有電影、遊樂場、度假中心、文創產品等等,這將是它能夠持續地發展壯大的原因所在,當它用不同的存在形式,面對不同的人群的時候,它的影響力才會越來越大,才能幫助到更多的人。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富而喜悅”四個字的理解更加深刻了,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總是想起家鄉的大山。小時候總想著離開,長大了卻感受到大山給我的影響其實體現在所有的方面。大山是那麼富足,無論滄海桑田如何變換,風起雲湧幾多莫測,它巍峨屹立,擁抱陽光,擁抱每一個它孕育的生命,還教會所有人自給自足,教會我們要靠自己創造生活的富足,要擁有更高的視角和更廣闊與喜悅的內心。

為人父之後,我愈發希望有一天我的孩子也能感應到自己身上與大山的聯結,並為此心存感激,常懷感念。人類社會的未來其實都在下一代身上,只有我們的下一代越來越好的時候,人類社會才會有更美好的未來。而我認為,培養下一代,最不容忽視的其實就是財商和逆商的教育。

關於這一點,其實現在無論在哪個國家和地區,財商教育都是非常缺失的,即使是有,內容也都比較晦澀難懂,對於沒有基礎金融知識的民眾來說已經無法做到一聽就懂,何況是孩子們呢?

最初我打算做“財富流”的時候,考慮的也是從青少年財商教育入手,但是我發現孩子們樹立了正確的金錢觀和價值觀之後,家裡甚至是社會還沒有形成良好的風氣時,其實沒有辦法讓青少年們得到根本性改變的。

因此,我才覺得還是從成人的財富教育切入,只有家長的思維模式改變了,孩子們才會變得更好。值得欣喜的是,我看到已經有很多家長帶著孩子一起參與到了財富流沙盤推演的過程當中,孩子在很短的時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比如建立學習的動力和熱情、學會早睡早起管理精力、改變了對待學習和金錢的態度等等,反響熱烈。

下一步,我會致力於設計針對孩子成長的沙盤,讓孩子們在玩得開心的過程中也能學到豐富的知識,擁有正確對待生活逆流的勇氣和正確的價值觀。

九哥依然在路上。

本文章整理自財富流官方帳號

Shopping Cart
回到頂端